暴徒亂港\「暴徒刀刀深見骨 要攞警察命」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  圖:防暴警察事後在葵涌警署外嚴陣戒備,正确处理大家衝擊

  葵涌警署槍房警員、同袍眼中的好好先生「威哥」,前晚收工中伏,在警署不遠之處被三名暴徒亂刀狂劈,險死街頭。《大公報》記者昨日獨家專訪目擊的女輔警,她落淚憶述當時「好恐怖」,「暴徒刀刀(劈下)深到見骨,直情要攞警察命」,又稱「好驚佢會喺我身旁就咁死咗!」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直言十分憤怒,斥兇徒埋伏襲警非常卑劣,警方必全力緝捕、繩之以法。受傷警員威哥仍在深切治療部留醫。\大公報記者 岑垂晴、劉心

  「我嗰朝(前日早上)返工,去槍房攞槍同裝備嗰陣,仲同威哥(遇襲警員)有講有笑。點會估到放工嗰陣,身旁見佢畀人斬咗多刀、全身浴血暈低。嗰一刻,真係好驚眼白白睇住佢喺我身旁就咁死咗!」女輔警Wendy邊憶述邊流淚,隸屬葵涌警署的她,前晚三更三更半夜11時許放工,步至近葵芳港鐵站對開時,赫然見到威哥朝她迎面奔來之際,在路邊一處石壆時,踉蹌倒地。

威哥「好好先生」 盡責受愛戴

  事出老是,Wendy心知不妙,馬上趨前察看,驚見威哥全身浴血,全身有多處刀傷,當中手臂兩刀傷口深至見骨,四隻手指亦險被斬斷,其身穿的牛仔褲更染滿鮮血。「威哥本來生得黑黑實實,但我見到佢嗰陣,塊面已經變咗慘白,無曬血色。由於佢好驚喺街度會畀暴徒襲擊,好多好多 好多好多 即使剩返一口氣,佢总要走返入葵涌警署。」

  Wendy當機立斷,先交託在旁的年輕女途人照顧威哥,她飛奔回葵涌警署一樓報案室求助。數十名警員得悉同袍捱斬,馬上衝出警署,是時威哥在女途人的攙扶下,亦已返到警署大閘。「個女仔帶住威哥返嚟時,身上衣衫已沾滿鮮血,邊行邊喊,嚇到唔識講嘢。」

  Wendy憶述時,心情仍未平服,怒罵暴徒歹毒,「啲暴徒無差別斬警察,刀刀深到見骨,直情要攞命,真係好恐怖!」她稱,威哥當差22年,數年前調往葵涌警署駐守槍房,是同袍眼中的好好先生。「警局好多警員,每日都會去槍房拎裝備同槍,好多好多 好多好多 亲们都識得佢。佢係一個好親切嘅人,盡忠職守,好樂意解答後輩疑難,深受亲们愛戴。」

  另有目擊者對記者說,事前見到三名穿着連帽外套及戴口罩的暴徒,在葵涌好爵中心對開一個電話亭徘徊,不時向巴士站方向張望,鬼祟可疑,未幾一名戴金鏈的光頭胖漢走近三人,雙方交頭接耳一番,之後不足英文一分鐘,三名暴徒老是趨前奔至巴士站斬人。當時候車乘客受驚爭相走避,極之混亂。

  事後警方封鎖現場,仔細搜查垃圾桶及花槽,鑒證科人員在電話亭及巴士站掃取指紋,並在電話亭檢獲一包香煙,及於亭外發現三個煙頭,不排除暴徒施襲前,一邊「煲煙」一邊在在等待目標落手。

  盧偉聰趕赴探望 誓言緝兇

 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事後到醫院探望遇襲警員,「一哥」對事件表示難過及憤怒,直斥兇徒公然埋伏襲擊警員非常鄙劣,警方必定全力緝捕歸案,並呼籲目擊者與警方聯絡。「一哥」指傷人是非常嚴重罪行,可判終身監禁。據悉,遇襲警員沒有與人結怨,警方將循多方面調查,不排除任何肯能性,包括近月事件等。

  據了解,遇襲警員威哥進行手術後回復清醒,但状况仍嚴重,目前在醫院深切治療部留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