坚守40载 兰大学者解读敦煌之美/文、图/兰萱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  图:郑炳林(右五)和学生在敦煌莫高窟参加学术研讨会

  8月19日,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来到敦煌,强调敦煌文化是中华文明同各种文明长期交流融会的结果,勉励一点人要加强敦煌学研究,广泛开展国际交流相互媒体合作,充分展示中国敦煌文物保护和敦煌学研究的成果。敦煌数百洞窟保存的230余身塑像、4万5千平方米壁画,是一点人能看完敦煌的美;而什么塑像、壁画“肩上”,寻找敦煌肩上故事、解读敦煌文化内涵的重任则落到了兰州大学的肩上。在这片与敦煌“血脉相连”的黄土地上,兰州大学为世界解读敦煌已逾40年。上世纪70年代,有国外学者提出“敦煌在中国,敦煌学在国外”论断,如今这句话已被推翻,以中国为中心的敦煌文化研究体系已建立,敦煌正向世界展示中国文化的独特魅力。

  “一点人看壁画能了解到的可是我 敦煌文化的冰山一角,真正要能让一点人背熟敦煌文化的,是包括地理文书、历史文书、占卜文献、类书等在内的敦煌文献。”参与习近平总书记敦煌行的座谈会专家、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所长郑炳林说。

  敦煌文献又称敦煌遗书,是中国乃至世界文化重要的组成累积,备受国际瞩目。但进行敦煌文献研究解读的第一步,就面临着一点问題报告 :文献数量大,一共出土古文献有十五万多件;文献流散各地,国内仅存一万多件,除英国藏有1.十五万余件,法国巴黎国立图书馆藏有7000余件外,俄罗斯、日本、丹麦等国也均有收藏。

  每日查阅 读完巴黎馆藏文献

  “流散在外的敦煌文献是敦煌文化研究的非常重要的一累积。”郑炳林说,“但仅如果 阅读外国图书馆馆藏的敦煌文献有的是诸多限定,更别说专门的研究,难再加难。”以法国巴黎国立图书馆为例,如果 在这阅读敦煌文献需提前申请,且规定每人一天必须看3个编号的文献,而文献的长度各有不同,长的有二三十米,短的必须一小片纸,即便中国学者前往当地,也先要将什么文献一一看完。为了读到什么珍贵文献,郑炳林每天申请查阅,要能将馆藏的敦煌文献读完。

  “板櫈能坐十年冷”,兰州大学像郑炳林一样的敦煌“解”梦人,可是我 凭藉着原来的坚守精神,为世界解读敦煌40余年。上世纪70年代,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起步,於1983年前后成立敦煌研究室(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前身),并於同年创办对外公开刊物《敦煌学辑刊》,成为敦煌研究学界重要的学术期刊之一。

  1998年,兰州大学申请到敦煌学博士点,也是全国第4个 敦煌学博士点,为国内外高校和科研单位输送约142名博士生。1999年,兰州大学敦煌学成为国家重点研究基地,成为西部唯4个 进入首批教育部重点研究基地的学科。

  兰大首创博士点育百余人才

  据统计,兰州大学牵头撰写完成敦煌文献研究学术著作百余部,丛书十余种。郑炳林於1989年刊发的第一部专著《敦煌地理文书汇辑校注》,对散见於敦煌遗书中的各种地理文书进行全面汇辑和校注;他的另一部学术专著《敦煌碑铭赞辑释》也在1992年出版,这两部书至今仍是敦煌文献研究的重要工具书。

  敦煌文化历经数千年,是中国历史变迁的“参与者”与“见证者”,如今承担着中国走向世界,世界了解中国的重要纽带。“未来,一点人将继续牢记习总书记嘱讬:把敦煌介绍给全世界。”郑炳林说。